藍牧歌池宸蝕骨婚寵:總裁追妻忙完整版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在線

藍牧歌池宸蝕骨婚寵:總裁追妻忙完整版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在線

蝕骨婚寵:總裁追妻忙

時間:蝕骨婚寵:總裁追妻忙作者:四月有酒來源:WXB

藍牧歌池宸蝕骨婚寵:總裁追妻忙是作者四月有酒寫的一本總裁豪門小說,蝕骨婚寵:總裁追妻忙藍牧歌池宸完整版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在線最新章節:她背棄父母和他私奔,沒有婚禮沒有婚戒,可新婚當天,卻被冠以殺人兇手之名,心機白蓮登堂入室,逼她從千金大小姐淪為打掃女傭……...

《蝕骨婚寵:總裁追妻忙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:

第5章 幽閉恐懼癥

一切準備就緒,連藍牧歌自己都沒有想到,好時機來的那么快。

池宸出差!

藍牧歌小心翼翼的從角落的狗洞爬出來,還沒來得及呼吸幾口新鮮空氣,就見本該離開的池宸,冷笑著立在她的身前。

“藍小姐這么喜歡鉆狗洞,是對現在住的地方不滿意啊。”

說完把她丟進了逼仄的地下室。

“不要!”

事情發生的太快太詭異,等藍牧歌反應過來,狹小的空間里只剩下她一個人。

眼前閃過她和池宸第一次去游樂場的一幕。

“我不能去鬼屋。”

“怕鬼?”

“不是,我有幽閉恐懼癥,那種密閉空間不能長待,可能會死哦。”

他可能不記得,也可能……

是希望她死了吧!

昏黃燈光一閃一晃,藍牧歌緊緊閉上眼。

四周的墻壁正緩緩壓向自己,好像隨時能將她壓扁。

死亡,那一刻近在咫尺!

雖然她這半年多來,無數次動過這個念頭,可真當死亡和她只有一呼一吸的距離。

恐懼不甘,委屈害怕在心頭糾纏不休。

想擺脫,不然頃刻死去不然奮力求活。

然而死亡遠比活著更需要勇氣。

她大口呼吸,努力抑制發抖的身體,手指摸索間碰到了門栓。

咔吱,咔吱——

木屑插進指甲里,鉆心的疼。

藍牧歌不在乎,聲如蚊蚋呢喃著,“讓我出……去。”

耳邊斷斷續續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。

咔吱咔吱!

她不知哪來的力氣,瘋狂加快抓撓門栓的速度,喉嚨間說不出話只剩憤怒低吼,聽著就像被困陷阱的獸,明知無望還在拼命掙扎。

別墅另一端的書房,池宸正透過監控看著藍牧歌的一切。

“先生,藍小姐的狀況似乎不太好,真的不需要去看看嗎?”管家俞叔心有不忍,終于還是把盤桓了許久的話說出口。

池宸不發一言,藍牧歌在地下室的一舉一動異常熟悉,那是幽閉恐懼癥的人才會有的反應。

他因兒時一場大火有相同隱疾,深受其擾,不由心悸。

“放出來。”

話落,他怔住,等想起阻止俞叔卻已經來不及。

視頻里,門開了。

藍牧歌沖上走廊滿臉慘白,其他人想去攙扶,她卻歇斯底里地吼叫躲避,腳下不穩跌坐在地還不停退向墻角。

池宸的心無端生出惻隱,愧疚緊隨其后。

他一拳錘在面前的書桌上,“可惡!”

那是害死哥哥的兇手,他怎么可以……

仇恨重新爬滿心房,他按下對講,“給她個氧氣罐,送回去。”

說完閉眼走遠,卻還是斷斷續續聽到了藍牧歌凄慘的尖叫,心,不由一抽。

之后許多天,池宸沒回別墅也沒再去管藍牧歌,梁晴不滿給他打電話,“宸,你最近怎么這么忙?寶寶都想你了。”

聽到她拿孩子說事,池宸微微皺眉,“找時間回去。”

大概聽出他語氣中細微的不同,梁晴嬌嗔,“人家就是想你了嘛,你……”

“梁小姐,藍小姐她……”

電話戛然而止,再撥通已經無人接聽。

“藍小姐”三個字在腦中揮散不去。

第6章 那是她欠的債

池宸攥緊拳頭想隱忍,最后還是忍不住詢問俞叔。

聽到對方說藍牧歌偷偷藏了一把水果刀,砍入了大腿動脈性命垂危時,他憤怒咆哮:“你們是怎么看人的?”

掛了電話他踏雨而行,池宸直奔城郊別墅,心中竟滿滿都是恐懼。

剛進門,梁晴在客廳等他,笑臉盈盈,“不是說還要晚點?”

“那個女人呢?”

梁晴嘴角微不可聞的一抽又迅速收斂,“藍小姐真傻,人只要活著什么坎過不去啊,袁醫生已經到了,血止住了,你……”她小心觀察池宸的表情,試探著說:“別擔心。”

“呵,我確實擔心。”池宸冷哼,“擔心她這么容易就死了!”

話落他叫來俞叔,“把家里所有尖銳的東西都換了,我看她還怎么死!”

梁晴眉頭微皺,她握緊池宸的手,“你別氣,對她也別太苛刻了,怎么說都算幫了我們。”

“那是她欠的債!”

池宸雖這么說,卻兀自去了藍牧歌所在的房間,見到她的那一刻,他臉上的釋懷自己沒發現,梁晴卻看的真切。

她掃一眼滿臉慘白的藍牧歌,“宸,我累了,我們回去吧?”

池宸轉頭看看梁晴,安慰地吻吻她的額頭,“先回去,乖。”

梁晴心頭一緊,欲言又止半天,最終還是在護工的攙扶下離開。

心里的如釋重負讓池宸不解,最近和梁晴相處時,他總是無法集中精神,藍牧歌的臉時不時會跳出來,縈繞在腦海揮之不去。

果然是會勾引人的賤貨!

池宸攥緊手里的文件,快步走到藍牧歌床邊對袁醫生說:“能弄醒嗎?”

做了池宸五六年家庭醫生,袁上知道他是要自己用藥物逼床上的女人清醒,更知道如果他故意偏袒,被池宸發現會是什么后果。

但……

余光掃過那張沒有血色卻依然絕美的容顏,心里微有觸動和不忍。

袁上凜眉道:“剛打了止疼藥和鎮靜劑,如果再用別的藥可能會有危險。”

池宸沉默半刻,“知道了,回吧。”

袁上暗松一口氣,逃也似的離開。

藍牧歌醒來是第二天早上,看到床邊靠在椅子上熟睡的池宸不禁晃神。

他守了自己一夜嗎?

不可能!一定是夢!

苦澀爬上嘴角,時至今日,她竟然還對這個男人抱有幻想。

忽然,大腿處的脈搏跳動牽扯了傷口,突突地疼。

竟是真的……

可那又如何?

這種地獄般的生活,她真的不想再過了。

藍牧歌拔掉了輸液管,強撐著起身,小心繞開那個讓她懼怕的男人。

手剛搭上門把,脖頸陡然被一只手掐住,整張臉撞在門上。

“想做什么?”

池宸的聲音仿佛從地獄來,她身體每個細胞都在顫抖,手掌用力想掰開他的手指,卻如蚍蜉撼樹。

“讓我死!”

近乎奔潰的心,讓她顧不得去想他會如何做。

“看來,你根本沒懂自己是什么!”

池宸壓上她單薄的身體,如紙一般,尖銳的骨頭胳得他生疼。

這女人之前就這么瘦嗎?

印象里那個抱上去柔軟的手感怎么……

心中驀地閃過一秒疼惜,可對哥哥的愧疚下一秒接踵而至。

第7章 你的命是我的

池宸痛苦地低吼一聲,“藍牧歌,你的命是我的,我不讓你死,你就不準死!”說著將一份文件貼在她臉上,“你敢死,我就讓整個藍家給你陪葬!”

話落,摔門而走。

藍牧歌顫抖著打開合同,那是藍氏和跨國集團童生的合同,收益足以讓藍家躋身全國百強行列,但如果出了問題藍氏也就毀了。

父親從來是穩健派,怎么會?

是池宸!

她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讓父親簽下了協議,她更不知道池家是怎么和童生有了牽扯。

但那份合同是機密,他一定在童生有絕對的話語權才能拿到。

所以,那些話不是在嚇唬她。

她連生死都由不得自己……

“池宸你混蛋!為什么這樣對我!”藍牧歌攥緊拳頭瘋狂砸門。

這一刻,她知道自己從此都會是被縛住手腳的困獸,再沒有逃出牢籠的機會,心中最后一抹光,滅了。

地下室里,藍牧歌蜷縮成一團,她不再喊叫求饒,只是死死抱著吸氧機不撒手。

“她這樣多久了?”池宸盯著屏幕里的人,眸中晦暗看不出喜怒。

俞叔小心應答:“從您上次回來以后就一直這樣,根據您的要求給她帶了監測生命體征的手環,但是哪怕她的呼吸頻率已經降到極慢,藍小姐還是一言不發。”

像一具沒了靈魂的行尸走肉。

后半句俞叔不敢說出來。

“行了,你回去吧。”

池宸關掉電腦,屏幕中消瘦的身影隨之消失。

接下來的時間里,他都睡在市中心的公寓,極少再回別墅,仿佛看不到就能忘記。

直到設置的提醒,彈出暗紅色的“忌日”兩個字。

莫名地他想起藍牧歌,心并未感受到自以為的暢快,反倒像堵了什么一樣。

酒吧里,每一口烈酒下肚都刺激他回憶起蝕骨的痛苦,而這些全都拜那個女人所賜。

她現在痛苦嗎?

好像已經不會叫、不會哀求、不會喊,活死人一個。

但……遠遠不夠!

他被人扼住喉嚨,想哭哭不出,想喊喊不了,為了池家咬緊牙關拼命撐著的時候,她在干嘛?

當著藍家的大小姐,享受他已經不可能擁有的溫暖。

該死!

恨意填滿心房,他要讓她痛不欲生!

池宸醉醺醺的出現在地下室,敞開的門扉灌入大量的新鮮空氣,本來因為幽閉恐懼癥而意識模糊的藍牧歌,渾身一個激靈,迷茫的睜開眼。

狂躁的吻毫不憐惜落在她的唇瓣和脖子上,身上快令人窒息的重量,徹底讓她清醒過來。

“池宸?”

四周沒有光,但是她熟悉那讓她戰栗的低吼,還有他身上她曾經無比她迷戀的味道。

恐懼讓她止不住顫抖,在池宸看來卻是無聲的邀請。

“終于有反應了?是不是太久沒被男人碰?”

滿是戲謔的口吻摩挲她脆弱的神經,將她所剩無幾的尊嚴踩在腳底。

“你放開我!”她用力嘶吼,聽起來卻軟弱無力。

池宸冷笑,大手肆意撩撥她身體的敏感部位,她不可控制的低吟。

“嘴上拒絕,身體卻很誠實啊。”他咬住她的耳垂,酥麻讓她呼吸急促。

他仿佛受到什么鼓勵,撕碎她單薄的衣物,更加肆無忌憚的索取。

《蝕骨婚寵:總裁追妻忙》已經完結,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

內容不顯示部分

同類文學小說

街机捕鱼城官网